注冊

聚焦IPO丨“專精特新”小巨人研發實力有限,華鴻科技未來的成長空間或存天花板

2021-09-28 16:10:36 證券市場紅周刊 

紅周刊 見習記者 | 胡家銘

近期,工信部公布了第三批“專精特新”小巨人名單,于去年12月提交創業板招股書的華鴻科技成功入選。

公開資料顯示,天津華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華鴻科技)成立于2010年,主要從事末梢采血耗材和相關醫療器械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主要產品有采血筆、一次性使用末梢采血針(與采血筆配套使用型)、一次性使用末梢采血針(獨立使用型)、足跟采血器、一次性胰島素筆配套用針等。

如果按產品類型劃分,公司生產的末梢采血相關醫療器械應屬于低值耗材一類。在資本市場上,已經有康德萊(603987,股吧)、陽普醫療(300030,股吧)、三鑫醫療(300453,股吧)等同業上市公司。公司雖然已經達到“專精特新”的標準,但與上述公司對比,無論是研發人員規模還是研發投入占比,仍還存在較大差距。

高營收貢獻的海外收入或存不確定性

報告期內,公司研發投入分別為984萬元、920萬元和1014.48萬元,分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為5.42%、4.63%和3.88%。雖然按“專精特新”的標準來看,公司的研發投入已經超過了3%的基本要求。但相較往年水平,公司的研發投入占比并未因為收入的增加而逐年遞增,反而是在逐年下滑中。

如果參照同業可比公司,公司研發實力與儲備不足的情況就更為明顯。據招股書,公司目前的發明專利為11項,實用新型專利為32項,若與上市時注射穿刺類產品相關專利數量差距不大的三鑫醫療和濟民制藥(603222,股吧)相比,無論是研發投入的絕對金額和研發投入占比,均有一定差距(見表1)。

圖1 華鴻科技同業上市公司研發情況對比

圖源:公司招股書

在研發人員構成上,公司碩士以上者僅占8人,其余均為本科及以下。報告期初,公司核心技術人員為張立波、劉斌、田泰生、楊建濤、樊滔,到了2020年3月時,原優外醫療總經理、核心技術人員樊滔因個人原因離職,僅僅一個月之后,公司原副總經理、核心技術人員楊建濤也因個人原因離職。兩個月內,原本就不多的核心技術團隊五去其二。同時,除了這幾位核心技術人員,其他研發人員學歷幾乎全為本科生,客觀上也削弱了其研發成果的產出效率。

如果從衡量核心競爭力的關鍵研發數據對比,可以發現,與同業上市公司對比,公司目前擁有的產品注冊證和質量認證情況也極為堪憂。拋開康德萊與三鑫醫療等行業龍頭,就算與濟民制藥和蘇州施萊等體量接近的公司對比,公司的產品注冊數量差距也在兩倍以上,同時在質量認證情況上,公司也是唯一一個產品沒有經過美國FDA(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公司。

FDA認證,是被世界衛生組織認定為最高安全規范的產品認證之一,確保美國本國生產或進口的食品、化妝品、藥物、生物制劑、醫療設備和放射產品的安全。FDA也是最早以保護消費者為主要職能的聯邦機構之一。

報告期各期,公司境外銷售收入金額分別為 9963.80 萬元、9840.18 萬元和13858.10 萬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 55.02%、49.68%和 53.42%,占比較高。公司境外銷售的主要國家和地區包括美國、韓國巴西和歐盟等。

其中,公司來自美國市場的銷售收入分別為 4302.23 萬元、4290.89 萬元和 5834.24 萬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 23.76%、21.67%和 22.49%。如果FDA認證未獲通過,就相當于公司有兩成以上的收入存在很大不確定性,而這個不確定性恰好是公司在研發投入不足所導致的。

報告期內,公司研發人員雖然增長接近翻倍,但研發投入占比不增反降,研發人員平均薪酬也在不斷下滑,如果公司不能及時補足高技術研發人員與研發投入短板,則華鴻科技海外高比例營收貢獻可能存在很大變數,屆時對公司的整體發展會有一定負面影響。

存克扣社保“借利潤”嫌疑

雖然華鴻科技研發實力客觀上存在不足,但也必須看到,這是公司主要以“代工”(OEM)和“貼牌”(ODM)為主的生產模式所導致的。

從商業模式來看,公司主要通過OEM/ODM模式與客戶進行合作。在ODM模式下,公司自行開展產品研發設計或根據客戶需求進行產品研發設計及改進,經客戶審核認可后貼客戶指定的商標、品牌等實現銷售;在OEM模式下,客戶提供產品的具體技術參數,公司根據客戶提供方案代工生產,并貼以客戶指定的商標、品牌等實現銷售。

招商銀行研究院在研報中指出,雖然低值耗材院內外用量都非常大,尤其是近兩年新冠疫情延續,防護服、口罩、采血用品等耗材產品銷量大增,但低值耗材產品技術壁壘相對較低且競爭格局較為分散,集中度也相對較低,顯然公司所經營的采血醫療器械也是未能免俗的。

報告期各期,公司實現營收分別為1.82億元、1.99億元和2.61億元,其中ODM/OEM業務模式收入分別為13666.16萬元、14854.42萬元和19844.35萬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5.46%、75.00%和76.50%。

無論是代工還是貼牌,其利潤率若相較于自產自銷的品種而言仍然是不足的,其賺取也只是加工的手續費。報告期內,公司毛利率維持在39%左右,分別實現凈利潤2805.01萬、3296.97萬和5113.24萬,實現的凈利率為17%、21%和20%。如此情況下,意味著公司只有進行大幅擴展產能才能做大營收和利潤規模。雖然公司在近兩年因疫情影響而帶來一定產品銷量增長,但不可忽視的是,若疫情一旦出現好轉,則公司研發投入依然不足下,所生產出來的產品還能否滿足ODM/OEM客戶需求是存在不確定性的,一旦真的出現訂單量下滑甚至客戶流失,則對公司的生產經營顯然會產生不利影響。

此外,在公司首輪問詢函中,公司提到了社保與公積金的繳納問題。根據公司OEM和ODM業務為主的實際情況,可以推測其基礎員工的用工模式與富士康的用工模式應較為接近,其在問詢函回復中亦提到,報告期內未繳納社會保險的員工主要系自愿放棄繳納,該等員工多數為農村外出務工的一線生產人員,流動性較強,為保證當期絕對收入,主動要求公司不為其繳納社會保險。

這部分人數,占公司整體員工比例大致在多少呢?據其問詢函回復,截至2020年末,公司618名在職員工里,有575人繳納社保,因各種非公司主觀因素而未繳納社保的員工僅為3人,占員工總數比例僅為0.48%。從問詢函回復上看,公司幾乎已經沒有非正常原因未繳納社保的人員了。

但事實真的如此嗎?《紅周刊(博客,微博)》記者查詢工商信息發現,華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目前的參保人數僅為373人,與公司問詢函回復中的575人相差甚遠,就算加上其他各大子公司的參保人數,其參保人數也未超過500人。

此外,公司在用人方式上采用勞務派遣的人數,相較2021年的11人,已經增至2020年的56人。這部分人是不需要公司繳納社保的。但如果加上575已經繳納社保的人數,公司總員工數量超過公司在招股書中披露的618名在職員工數量,人數達13人。由此觀之,公司很可能在繳納社保的問題上,還存在信披失真的可能。

圖2 華鴻科技社保繳納情況(單位:人)

圖源:公司招股書

那么,公司在社保繳納上做文章的動機又是什么?之前《紅周刊》記者已經提到,公司主營的醫療器械,多數為貼牌或者代工,附加值在總體產業鏈上處于較低的位置,那么利潤率必然是不夠高的,為讓自己上市的基本面變得好看,在社保與公積金上的數據進行調節是可以擠出很大一筆費用的。

2020年,公司一線生產人員達到366人,占據公司全部在職員工一半以上,假使這部分人有一半社保未按時繳納,僅僅在利潤上產生的差異就已經很大了,若被查實出現補繳情況,則顯然會對當期利潤帶來重大負面影響。

(文中提及個股僅為舉例分析,不做買賣建議。)

(責任編輯:張泓楊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三级全黄app播放_骚片软件_色app下载_色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