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補貼退坡,原材料上漲,風電機價格一降再降,上市公司半年報卻依然亮眼

2021-08-26 18:46:00 時代財經 

“碳達峰”、“碳中和”今年首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

受益于此,不少風電裝備上市公司上半年交出了不錯的“成績單”。

8月26日,從事大型回轉支承和工業鍛件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的新強聯(300850)公布半年報,上半年實現營業總收入12.6億,同比增長132.5%;實現歸母凈利潤1.8億,同比增長74.7%;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扣非后的凈利潤2.228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123.82%。

8月24日,從事兆瓦級大功率風力發電塔架及其相關產品的生產、銷售的天順風能(002531,股吧)(002531)發布半年報,上半年營業收入約32.88億元,同比增加1.99%;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盈利約7.99億元,同比增加47.05%。

8月25日,新強聯盤中股價最高觸及171.49元,創歷史新高,8月26日股價回調,下跌5.58%,報收160.97元。而天順風能則在持續近一周的上漲后,8月26日下跌2.15%,報收12.28元。

近期,風電裝備企業密集發布半年報。據不完全統計,已有十余家風電上市企業陸續發布2021年上半年業績。從事風電設備和光伏設備零部件的設計、加工與銷售的振江股份(603507,股吧)(603507)上半年151.66%的凈利潤增速,成為上半年凈利潤增幅最大的企業;中材科技(002080,股吧)(002080)上半年凈利潤增速103.19%;明陽智能(601615,股吧)(601615) 上半年凈利潤增速103.19%……

盡管業績亮眼,但風電設備公司也并非“一路順風”,今年上半年政府補貼已然退坡,原材料價格上漲也讓這些企業生產成本大漲。

“風電板塊上漲勢頭比較猛,跟中石油等國企開始布局風電機有關系。但原材料持續漲價,所以很難說下半年風電基建的勢頭能否持續。”廈門大學管理學院“長江學者”特聘教授、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教授8月24日接受時代財經采訪時,如此分析風電板塊的走勢。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原材料大漲擠壓利潤空間

據公開資料,新強聯公司主要從事大型高端回轉支承的研發、生產和銷售,致力于為客戶提供高品質的回轉支承產品,產品主要包括風電主軸軸承、偏航軸承、變槳軸承,盾構機軸承及關鍵零部件,海工裝備起重機回轉支承等;產品主要應用于風力發電機組、盾構機、工程機械等領域。

2021年上半年,新強聯延續2020年的漲勢,營收與扣非凈利潤實現翻倍,分別同比增132.5%、123.82%。同時,時代財經注意到,其營業成本同比增150.12%,公司解釋為“主要系隨著收入增長而增長”。

其半年報顯示,分行業看,回轉支承的營業成本比上年同期增165.30%,毛利率29.89%,毛利率比上年同期下降6.05%;分產品看,風電類產品營業成本比上年同期增170.67%,毛利率28.77%,毛利率比上年同期下6.28%。

對于風電類產品毛利率的下降,8月26日,時代財經致電新強聯董秘辦公室,相關工作人員解釋稱,“半年報顯示的毛利率是與上年同期相比,但如果與年初相比的話,是沒有這么大的懸殊的。”

在該司半年報“公司面臨的風險和應對措施”一欄提到了原材料上漲對公司的毛利率的影響,“公司生產所需的主要原材料為連鑄圓坯、鋼錠和鍛件,占生產成本的比重較高,因此原材料價格波動會給公司毛利帶來較大影響。”

被原材料漲價困擾的,不止新強聯。

據公開資料,天順風能是全球最具規模的風力發電塔架專業制造企業之一,2020年年報顯示,天順風能的主營業務為風電設備、發電,占營收比例分別為:89.06%、8.77%。

天順風能在今年半年報披露,“2021年上半年,面臨陸上風電“搶裝潮”結束后市場的短期回調,公司陸上風塔產、銷出現一定下降。報告期內,公司風塔及相關產品銷售量24.0萬噸,目前在手訂單100萬噸,預計全年產量達70萬噸。”

有投資者注意到,行業處于高景氣,天順風能不應該出現“陸上風塔產、銷下降”的現象,而且手上訂單有100萬噸,卻只銷售24萬噸。天順風能董秘8月24日在投資者互動平臺中的回復透露了公司“飽受”鋼鐵漲價之苦。

“受去年搶裝潮結束,一季度塔筒招標價下探至7200左右,但鋼價卻從去年4500一路快速漲至最高7000,盡管塔筒招標價到年中也一路漲至10000以上,但還是有個滯后過程,上半年在不影響客戶交付的情況下,盡最大可能控制了交付節奏,抵消原材料快速上漲的不利因素。下半年目前訂單爆滿,各工廠加班加點,全力沖刺70萬噸目標。”

同時,天順風能在半年報中也有提示大宗商品上漲帶來的壓力:“報告期內,大宗商品市場價格普遍持續上漲,鋼材、玻纖、環氧樹脂等風電制造領域的上游商品價格也順勢上浮,疊加國內風機“價格戰”延續,或加大風電制造企業生存壓力。”

在應對方面,天順風能半年報提到,公司作為一家深耕風塔行業的優秀企業,有更多的經驗應對原材料波動。風塔是成本加成定價模式,公司會隨原材料價格調整產品定價,及時將成本傳導。

補貼政策退坡 價格預警與議價能力很重要

據國家發改委2019年5月份發布的《關于完善風電上網電價政策的通知》,規定自2021年1月1日開始,新核準的陸上風電項目全面實現平價上網,國家不再補貼,而之前核準的項目,按期完成并網可享受補貼。

2020年是風電補貼的最后一年,該通知加速了風電產業最后的“瘋狂”。

據悉,風機價格在2019年、2020年快速攀升,從3000元/千瓦,到最高突破4100元/千瓦,然而“搶裝潮”過后,今年上半年低價競爭快速再現。

以今年5月國家能源集團公布了11個風電項目為例,包括山東臨沭三期風電項目、黑龍江樺南公心集風電項目、內蒙古楚古拉風電項目等,累計651.4兆瓦。其中,最低中標的單機價格為2576元/千瓦。

“未來的趨勢肯定是要降價格的。”8月26日,一位不愿意具名的可再生能源、風能產業的業內人士告訴時代財經,“今年6月中旬,國投甘肅酒泉北大橋第七風電場B區20萬千瓦風電場項目開標,人們驚異地發現三一重能以2360元/千瓦的含塔筒報價,再刷今年上半年風電機組報價新低。“

“現在補貼已經退坡,按理說今年營收和凈流入應該比去年弱。目前風電板塊上漲勢頭比較猛,跟國企開始往風電機布局有關系。”林伯強介紹,在雙碳政策下,今年能源國企加大力度布局風電等,給風電的基本面做了支撐。

前述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進一步指出,在“雙碳”目標下,風電設備的市場前景廣闊,現在擺在風電裝備企業面前的是在低價中提升技術與控制成本。林伯強對時代財經分析,風電設備公司必須考慮到成本價格上漲,尤其是鐵、銅、鋁、鋼,所以很難說下半年風電基建的勢頭能否持續。

“如果未來原材料價格出現大幅上升,而公司應對措施或產品售價的調整不及時,將對公司業績產生不利影響。為此,公司一方面加強采購預警機制管理,另一方面優化產品結構、加強新產品研發力度,提高產品競爭力,進而增強產品議價能力,消化因原材料波動對公司的影響。”新強聯在半年報中提到了對價格預判與議價的能力的重要性。

鋼材是風電裝備主要材料。從供給方面來看,上半年全國鋼鐵產量有所增長,據國家統計局數據,1-6月全國生鐵、粗鋼產量分別為45638萬噸、56333萬噸,同比分別增長4.0%、11.8%。

中鋼經濟研究院首席研究員胡麒牧曾對媒體預測:“在保供穩價政策影響下,大宗商品市場在逐步降溫,鐵礦石進口量和價格出現了大幅下跌,鋼材價格的成本支撐在減弱,但由于一方面經濟依然處于持續恢復階段,下游需求有支撐,另一方面國內在壓縮鋼鐵產量,預計鋼材市場供需矛盾依然存在,鋼價存在支撐。”

焦炭作為煉鋼的重要原料,其價格上漲不可避免地推升鋼鐵企業的生產成本。據蘭格鋼鐵研究中心監測數據顯示,截至8月23日,普氏鐵礦石價格指數為136.5美元/噸,較7月底下跌44美元/噸,跌幅為24.4%;焦炭價格為3200元/噸,較上月底上漲600元/噸,漲幅為23.1%。同期,焦炭成本占生鐵總成本比例上升9.4個百分點,至42.5%。可見,焦炭價格上漲嚴重透支了鐵礦石價格下跌帶來的成本縮減空間。

關于鋼材漲價的應對,天順風能在半年報中提到,該司利用產品規模、成本、質量優勢,在三北地區大量提高市占率,并利用規模優勢與鋼企達成戰略合作來減少價格波動因素帶來的影響。

8月25日,時代財經記者致電天順風能董事兼董事會秘書朱彬,進一步咨詢如何應對成本上漲,對方稱:“我們也沒辦法做一個比較好的判斷,還是看大宗商品的走勢。”新強聯董秘辦工作人員也給予時代財經記者類似的回應,“這得根據當時的情況來看,因為現在價格好像是趨于持平狀態。”

(責任編輯:王治強 HF01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三级全黄app播放_骚片软件_色app下载_色版APP